分享到:

全面压实耕地保护责任

2021-04-09 08:01 来源: 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

“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生产年年要抓紧。”粮食安全始终是习近平总书记心中牵挂的大事。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在粮食生产实现“十七连丰”基础上,抓好粮食和农业生产意义格外重大。

“要不是及时发现,现在看到的就不是麦田了。”站在山东省桓台县新城镇西贾村的一条田埂上,看着绿油油的麦苗,新城镇镇长李洪波颇为欣慰。

去年底的一天,西贾村党支部书记郝保国打来电话:“有村民正在耕地里建粮仓。”李洪波随即赶往现场。粮仓是种粮大户郝子坤建的,为方便自家粮食存放,他动了这个心思。一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郝子坤选择了主动拆除。

“这得益于‘田长制’。”李洪波的另一个头衔,是一级“田长”。在桓台,县长是“总田长”,镇长、村党组织书记、村民小组组长分别担任一、二、三级“田长”,确保每一块耕地都有守护人。

粮食生产,根本在耕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扛稳粮食安全的重任,稳步提升粮食产能,全面压实耕地保护责任,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坚决遏制各类违法乱占耕地行为。”“要严防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采取长牙齿的硬措施,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

健全耕地数量和质量监测监管机制,规范占补平衡,统筹利用撂荒地……“十四五”开局之年,各地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像保护大熊猫一样保护耕地,全面落实粮食播种面积,为在高起点上保障粮食安全打下坚实基础。

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

雨后的田间路,颇为泥泞。走了不到一里地,便见一个鱼塘边堆放着建筑材料。

这里是江西省都昌县汪墩乡排门村的地界。10多天前,承包鱼塘的村民在塘边动工建设一座简易房,打算用来看护鱼塘。1.1亩耕地,被占用面积40多平方米,本以为没人看得出来,可刚一动工,乡村干部就找上了门。

“违法占用耕地,必须拆除!”第二天一早,机械设备进场,拆除违建。

“从发现到制止,再到整改,也就两三天。”都昌县自然资源局局长吴园福说,能够快速发现和处置,得益于两公里外一座铁塔上的监控设备。

去年,都昌县自然资源局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九江市分公司合作,在遍布全县的铁塔上安装了117套监控设备,并开发建设智能资源监管平台,实现了包括耕地在内的自然资源全域在线视频监控、大数据比对、自动预警。

“一些侵占耕地的行为隐蔽性强。”江西省九江市自然资源局执法支队副支队长龚明生介绍,智能资源监管平台解决了发现难、取证难等问题,“过去都昌县一年发生侵占自然资源案件近300起,去年不到100起。”

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守好耕地红线,严保严管是关键。

在湖北省沙洋县李市镇彭岭村,70岁的罗德明现在每周都要到田间地头走上一圈。“谁敢违法动耕地,先问问我们答不答应。”他是彭岭村农民耕地保护协会会员。

彭岭村土地肥沃。10年前,当地一家企业想在村里建厂,惜地如金的村民们不仅没让出耕地,还顺势成立了耕地保护协会,一直坚持至今。协会由德高望重的村民代表、村干部组成,平时开展政策宣传,发现侵占耕地的苗头及时上报处置。

如今,耕地保护协会的经验得到复制推广。“耕地保护必须增强全民意识,在全社会形成广泛共识,不能依靠自然资源部门单打独斗。”江西省自然资源厅一级巡视员蔡建平说。

从去年10月开始,山东省滨州市在全市范围内推进“田长制”管理体系,共设立“田长”5410名。其中,一级“田长”由各县(市、区)长、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担任,二级“田长”由各乡(镇)长、街道办事处主任担任,三级“田长”由各村(居)主要干部担任,实现对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的全方位、全覆盖、无缝隙管理。山东省出台《关于推行耕地保护“田长制”的意见》,要求建立村集体经济组织日常管护机制,充分调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积极性,做到“谁的地谁来管”,实现“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耕地保护责任全覆盖,确保全省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数量不减。

从利用“互联网+”对耕地实施智能化监测管理,到试行“田长制”等耕地保护新模式,各地在采取长牙齿的硬措施上下功夫,落实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

安徽省坚持永久基本农田特殊保护,把耕地保护目标和永久基本农田保护任务分解落实到县(市、区)、乡镇,落实到地块。全省耕地面积8828.9万亩,永久基本农田保护面积7393万亩,连续21年实现耕地占补平衡,“十三五”期间城市周边永久基本农田划定保护比例由38.75%上升到55.28%。

持续稳定粮食播种面积

“明年这时候,再请你们来看油菜花。”

湖北省仙桃市三伏潭镇李台村,村党支部书记邓早堂指着一片新平整的耕地,热情地发出邀请。

这600多亩土地的经营权,2017年被流转给仙桃市林业事业发展中心,用来种植苗木。村集体因此每年有4万元收入,数十名村民实现了就近务工增收。

去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的意见》,提出要坚持问题导向,坚决防止耕地“非粮化”倾向。明确耕地利用优先序,永久基本农田重点用于发展粮食生产,特别是保障稻谷、小麦、玉米三大谷物的种植面积。一般耕地应主要用于粮食和棉、油、糖、蔬菜等农产品及饲草饲料生产。

“我们坚决整改,迅速开展复垦工作,从冬到春一直紧盯和跟进。”仙桃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王保国说,600多亩地如今已重新流转给种粮大户,“既确保了粮食生产,又保障了村民利益。”

将有限的耕地资源优先用于粮食生产,坚决防止“非粮化”,各地都在持续发力。

陕西省把防止耕地“非粮化”作为粮食安全责任制考核的重要内容,提高粮食种植面积、产量和高标准农田建设等考核指标权重。

“过去对耕地资源的监管主要是关注违法建设,现在则更多着眼于制止‘非农化’、防止‘非粮化’。”湖北省自然资源厅耕地保护监督处处长焦阳说。

各地还采取有效措施,统筹利用撂荒地发展粮食生产。

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日前出台规定:对10亩以上集中连片撂荒地,要落实乡镇长包片责任制,引导复耕复种;对1年以上撂荒地,由乡镇政府向农户发放复耕提醒书;对长期撂荒的停止发放补贴,待复耕复种后重新纳入补贴范围。

为从源头减少土地撂荒现象,四川省遂宁市对因外出务工或经商造成土地撂荒的,要求其限期复耕,不能复耕的须书面委托村集体经济组织或土地流转合作社代耕或统一流转。目前,遂宁市已有数十支专业代耕队伍活跃在田间地头。遂宁市农业农村局总农艺师张羽介绍,今年遂宁市将全面消除公路沿线的撂荒地。

在江西省进贤县三阳集乡北坑村,油菜花开得正艳。村党支部书记吴国文面庞白净,看上去不像种田人。“去年之前,我确实不种田。”吴国文说,村里在外务工经商的人多,多年不种田的人为数不少。2019年摸底排查,全村无人耕种或仅种一季的耕地有300多亩。

去年,在县乡两级党委和政府支持下,吴国文和村文书吴柱平带头耕种。村组干部挨家挨户征求意见,与无耕种意愿的村民签订耕地流转协议。“一开始,村民都说我们会亏本。结果年底一算账,不光没亏,还赚了五六万元。有了好收成,现如今大家的积极性更高了,已经有种粮大户上门商量流转的事。”

在进贤县,通过套种轮种、村干部带头种植、大户流转等方式,撂荒地已基本清零。

四川省农技推广总站站长王金华介绍,聚焦“只增不减”目标,四川今年严格落实粮食安全党政同责,分解下达粮食面积、产量指标,巩固提升撂荒地整治成果,力争全省粮食播种面积扩大到9500万亩,比去年增加31.1万亩。

更加重视耕地质量建设和生态改善

春回黑土地。常亚宾走进大田,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足印,“你瞅这地多暄、多黑!”

常亚宾是吉林省农安县亚宾种植合作社理事长。站在田边,只见去年覆盖的秸秆层已显稀疏,黝黑的土层泛出,在阳光下愈显油光锃亮。

今年,合作社流转耕地170公顷,托管耕地560公顷,计划全部采用保护性耕作技术,在玉米秸秆覆盖还田的基础上免耕播种。“秸秆全量还田,每公顷土地少施化肥200公斤左右,节约成本600余元,增产粮食500多公斤。”常亚宾说。

3月初,吉林省出台全面加强黑土地保护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30年,黑土地保护面积达到6200万亩,耕地质量比“十三五”初期提高1个等级,实现黑土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吉林省农业农村厅厅长张凤春介绍,在全面推广保护性耕作的同时,因地制宜推广应用深耕、深翻等耕作技术,“计划投入财政资金11.2亿元,用于实施黑土地保护性耕作行动计划,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机械深松等34项粮食生产主推技术,切实保护好黑土地。”

耕地红线不仅是数量上的,也是质量上的。各地在注重耕地数量管控的同时,更加重视质量提升和生态改善,着力强化农田生态保护,实施耕地质量保护与提升行动。

内蒙古自治区有序开展盐碱化耕地改良,推进耕地轮作制度常态化,推广水肥一体化、浅埋滴灌等综合措施,提升粮食生产能力。去年,自治区财政投入2.48亿元,在盐碱地比较集中的5个旗县实施盐碱化耕地改良示范项目,为全区1585.3万亩盐碱地的改良利用提供技术支撑和示范样板。

黑龙江省北大荒集团拥有4000多万亩黑土耕地,具备超过400亿斤粮食综合生产能力,近年来通过实施减化肥、减农药、减除草剂“三减”行动,促进绿色优质农业发展,更好地保护黑土地。去年,北大荒集团落实农业“三减”示范面积1592万亩,化肥和农药用量分别比上年减少30585吨、669吨,秸秆还田利用率超过95%。

“今年,全省稻油轮作面积将增至200万亩,既有助于培肥地力,也有助于保障国家油料安全。”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种植业处副处长张琼华介绍,近年来,湖北大力推广稻油轮作、稻虾共养等生产模式,切实改善耕地质量。

河南省提出,到2025年,全省测土配方施肥技术覆盖率达到90%以上,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85%以上,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3%以上,耕作层土壤有机质含量平均提高0.2个百分点,耕作层厚度平均达到22厘米以上,耕地内在质量和产出能力明显提升。

在距成都市一小时车程的四川省广汉市,连方成片的万亩粮田里,小麦已经开始抽穗,远远望去如同一片绿海。

近两年,四川省级财政累计安排1.3亿元用于耕地质量调查监测和等级评价,建成耕地质量监测点1010个、调查点1万个,耕地质量稳步提高。

刚从广汉市农业农村局总农艺师岗位上退下来,王少华见证了川西平原农业发展的点滴变化。“看这麦子,长得多好!好地产好粮。确保永久基本农田数量不减少、质量不下降,中国人的饭碗就能牢牢端在自己手中。”记者 卞民德 朱磊 张文;记者 肖家鑫、王永战、李家鼎、吴君参与采写)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于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回到 顶部